欢迎来到 - 语录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情感故事 >

气味与情感记忆究竟是怎么回事?

时间:2018-10-12 11:33 点击:
“普鲁斯特效应”:气味具有独特的能力,可以解锁以前已经遗忘但却生动、饱含情感的回忆。图源:damninteresting 气味和最先形成的记忆之间的这种特殊联系,其关

  雨后泥土的气息,一杯咖啡的香气,纸张的油墨味,某个人身上特有的气味……这些气味是否能够激活你大脑内的尘封记忆?气味识别之于抑郁症乃至自闭症患者而言,又有何种病理上的关联?气味是否会影响我们乃至周围人们的情绪?

  另外,不知道大部分男性在面对女性哭泣(眼泪)时的反应是怎样的呢?按照文中以色列魏兹曼科学研究所的实验结果,是否可以从一个侧面证明男性对女性情绪性泪水的手足无措(欲望降低)?如果真是这样,那女性的泪水不失为一种自我保护的策略啊。

  我深知吸烟的危害:烟草是导致头、颈癌症的一大诱因,患者可能会出现颠覆性的毁容和畸形,最坏的情况甚至会死亡。作为一名耳鼻喉外科医生,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富情感、技术上最具挑战的病例:我早上查房时艰难地把坏消息委婉地告诉病人,蓝色的纸窗帘将他的世界从繁忙的病房中割离开来,这是香烟的错;旁边病房里全身浮肿的女人开始慢慢窒息,她呼吸到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来探病的人都认不出她了,这也是香烟的错;就在几小时前,我遇到的那个灰眼绅士,鲜血从他的颈动脉喷薄而出,这还是香烟的错。我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吸烟死亡”。

  但为什么呢?为什么当我最近走进一名吸烟者的家,他家中充斥着香烟挥之不去的陈旧香气,我竟不由自主地让这香气充满了我的肺腑,我甚至叹了口气,感受到一种不合逻辑的平静?我明明如此憎恨这种会让人痛苦甚至死亡的气息,但此刻,我却还是嗅着这气息,感受着全身心的安定。答案最终还是归结于我:烟灰缸里塞满了万宝路的烟屁股、蚊子到处嗡嗡的温暖夜晚、外公手上戴着美丽的绿松石手镯。这是我对香烟气味的最初记忆。外公吸了一辈子烟,他的房子里萦绕着香烟的气味;时隔多年,这房子里的香烟气味,就像是“穿越了浩瀚的时空”而来,和过去如出一辙,带我回到外公的家里,回到那个我儿时度过了无数夏天的地方。

“普鲁斯特效应”:气味具有独特的能力,可以解锁以前已经遗忘但却生动、饱含情感的回忆。图源:saveaquote

  “普鲁斯特效应”:气味具有独特的能力,可以解锁以前已经遗忘但却生动、饱含情感的回忆。

  马塞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是20世纪世界文学史上的大人物,他的长篇巨著《追忆似水年华》(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我到现在也还没读完。在第一卷“在斯旺家那边”中,叙述者将一个小玛德莱娜蛋糕浸入他的茶中:

  “带着点心渣的那一勺茶碰到我的上腭,顿时使我混身一震。。。。。。一种舒坦的快感传遍全身,我感到超尘脱俗,却不知出自何因。。。。。。这感觉并非来自外界,它本来就是我自己。。。。。。然而,回忆却突然浮现在我的脑海:那点心的滋味就是我在贡布雷时某一个星期天早晨吃到过的“小玛德莱娜”的滋味。。。。。。莱奥妮姨妈把一块“小玛德莱娜”放到盛有不知是茶还是花草茶的杯里浸过之后送给我吃。”

  烟雾缭绕的走廊如何会让人想起茶泡过的蛋糕呢?答案在于感觉统合(sensory integration)。除了舌头的五种真正味觉(酸甜苦咸鲜)之外,所有复杂、微妙的食物味道都可以归因于它们的气味:咀嚼时鼻子后面的嗅觉受体受到刺激,挥发性分子通过一个称为“嗅觉”的过程逃离口腔。因此,普鲁斯特描述的内容形成了动人的“普鲁斯特效应”:气味具有独特的能力,可以解锁以前已经遗忘但却生动、饱含情感的回忆。

挥发性分子通过一个称为“嗅觉”的过程逃离口腔。图源:BuzzFeed

  挥发性分子通过一个称为“嗅觉”的过程逃离口腔

  气味这种饱含诗意的能力能否被证实?心理学家、哲学家和神经科学家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这个问题。纽约州科尔盖特大学心理学实验室主任唐纳德·莱尔德(Donald Laird)是第一位就这个话题正式发表文章的人。莱尔德的工作通常聚焦于商业心理学蓬勃发展的领域,他的书包括《心理学和利润》(1929)、《为什么我们不喜欢别人》(1933)。但1935年,他和同事哈维·菲茨杰拉尔德(Harvey Fitz-Gerald)合作,分析了254位“卓越男女”(men and women of eminence)的嗅觉体验,发表了《你的鼻子能做些什么?》的研究报告。在受试者中,91.7%的女性和79.5%的男性都曾经历过气味诱发的自传式回忆,而其中76%的女性和46.8%的男性都说这些记忆是他们脑海中最生动的记忆。

  莱尔德从这些参与者身上收集了他们的个人轶事。一位代号“南方律师”的人说:

  “看到某些东西,有时候也会让人回想起某些事实,但它们早已变成模糊无形的记忆。被气味诱发的回忆却不请自来,我自己并没有付诸任何努力;它似乎不仅仅是一种回忆;而是我整个人又回到了那时候的那个世界,我又变成了那时候的我。”

  莱尔德的研究只是描述性的,没有有趣的抒情和叙述。他的研究也并没有提供实验证据,证明“气味优于其他感官,是诱发生动、饱含情感的记忆的线索”。在唤起这些记忆的过程中,气味是否真的特别有效?这一点尚未得到证明。

  第一次试图以科学实验为依据,解密普鲁斯特效应的文章发表于1984年。北卡罗来纳州杜克大学的研究人员进行了两次实验(),将由气味引起的自传式记忆与由照片、语言引起的记忆进行比较。研究表明,在实验之前,气味记忆不如其他感官提示诱发的那些记忆那么频繁。所以,(从普鲁斯特的叙述可以推断出)气味诱发的记忆似乎是充满故事、比较久远的记忆:也许就是因此,哪怕我们积极寻找这样的经历、想要重现这个效应,我们却还是没有得到显著的效果。

  这个主题在进一步的研究中得到了扩展。研究发现,由气味诱发的自传式记忆似乎源于童年,与那些盛行于青春期和成年时期的视觉或书面线索不同。不谋而合,1977年罗德岛布朗大学的心理学家展示了气味记忆的另一特征:他们发现,气味和图像之间的第一次关联比第二次关联的回想效果要更好。气味诱发的似乎的确常是“遗忘已久”的记忆。接下来,让我们回到莱尔德研究的一位受试者身上: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