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语录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抗战 > 人物故事 >

东北抗联名将冯仲云的传奇故事

时间:2018-10-12 21:30 点击:
冯仲云,江苏武进人,1908年生,东北抗日联军著名将领。1926年考入清华学校大学部数学系,192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后被选为清华大学支部书记。1930年5月被捕

  冯仲云,江苏武进人,1908年生,东北抗日联军著名将领。1926年考入清华学校大学部数学系,192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后被选为清华大学支部书记。1930年5月被捕入狱,10月逃出后,到哈尔滨开展革命活动。先后担任过中共满州省委秘书长、中共北满临时省委书记、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政委等职;1945年9月任苏军沈阳警备区副司令。1946年当选为松江省政府主席。1954年10月起先后任水利部副部长、水电部副部长兼任华东水利学院院长。1968年,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冯仲云长期领导东北军民的抗日斗争,从1931年到1945年的长达14年的抗日战争中,牵制了侵华日军的大量有生力量,留下了许多英勇的抗日故事。

  教授之家成了省委活动中心
  1930年10月冯仲云出狱以后,由于身份暴露,无法再在北京呆下去。经清华大学的教授介绍,他到哈尔滨商船学校任教,从此他开始了哈尔滨的地下党生活。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东北沦陷。在沈阳的满洲省委机关遭到严重破坏,许多领导人被捕。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驻东北代表兼省委书记的罗登贤,被迫转移到哈尔滨领导抗日救亡斗争。他在冯仲云家中紧急召集北满党的领导人开会,研究新形势下如何开展工作。冯仲云受命担任满洲省委少数民族委员会书记、全满“反日会”党团书记、省委秘书处长,妻子薛雯任省委交通员,侄子冯铉任省委联络员。

  当时,省委面临严重困难:一是“九一八”事变后,中央苏区正遭受敌人残酷围剿,东北党组织与党中央已失去正常联系;二是党的活动经费业已断绝,省委需要自筹资金。

  幸好冯仲云是教授,又兼任附近中学数学课,月收入260多块银元。他们夫妇拿出180元交党费,同时利用各种关系筹措活动资金。

  冯仲云的家在市区南岗一栋僻静的俄罗斯别墅里。当时,满洲省委下辖哈尔滨市委、磐石、珠河、汤原、宁安等中心县委,双方都是通过秘密交通员传递文件、沟通情况。省委文件和宣传品,均由他组织秘书处印刷、分发,妻子薛雯负责机密文件保管和秘密交通接头。她不断在省委宣传部、组织部、印刷机关之间往来联络。省委秘书长冯仲云以大学教授的公开身份为掩护在这里安家。省委的全部重要文件都保存在客厅的大沙发靠背里。冯仲云的家成为当时中国共产党领导东北人民进行抗日斗争的“总指挥部”和省委的“文件库”。在这里冯仲云夫妇曾多次躲过敌人的检查。

  夫妻分离十二载终团聚

  1934年由于叛徒的出卖,冯仲云一家在哈尔滨不能再呆下去了。冯仲云被迫去了抗日游击队,薛雯则带着两个孩子回到江苏的老家。临别前,党组织安排他们见了一次面。冯仲云对妻子说了一段让她终身难以忘怀的话:

  “咱们这次离别,也可能永久见不到了,但是即便这样,你决不能辜负党;你回去以后可能很快回来,通过组织找到我去的地方;也可能过十年、十五年咱们才能见面,那就是咱们把日本鬼子打出去的时候。”

  可谁曾想到,这一分别就是音讯全无的12年。冯仲云在白山黑水间浴血奋战,无数的战友在他身边倒下,他自己也染过伤寒、负过重伤,食草根树皮充饥,在零下40度的严寒里露宿野外,面对着篝火,思念着远在他乡的妻儿。

  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回到东北的冯仲云立即通过组织关系寻找妻儿。薛雯也终于接到丈夫的来信:“薛雯,我在东北苦斗了14年,曾经身经百战,血染战袍;曾经在枪林弹雨、血肉横飞中冲杀,艰苦卓绝地战斗,矢志忠贞祖国人民……”“只要你薛雯没有违反往日的志愿,没有对不起祖国和组织,那么,还是我的妻。我是这样等待了12年,我相信,我对薛雯你的忠诚是能得到结果的。”共同的理想,共同的信念,共同的事业,造就了两位坚强的战士。在他们不乏浪漫和温馨的生活中,忠贞、卫国、使东北人民不受奴役是他们舍生忘死为之奋斗一生的崇高信念。

  1946年5月,在期盼了12年之后,冯仲云终于和因战火分隔在南方的爱妻和女儿团聚了。一家人久别重逢,幸福团聚,其乐无穷。东北局领导陈云、彭真、林彪、林枫四对夫妇,特地设宴为患难夫妻幸福团聚热烈祝贺。席间,大家相互开玩笑说:女同志应该学习薛雯,男同志应该学习冯仲云,他俩成了忠贞爱情的榜样。

  艰苦卓绝地领导东北抗战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东北抗日游击战争进入极端困难时期,由于日军实行大规模的疯狂的军事“讨伐”和严密的经济封锁,使抗日联军的活动地区日益缩小,部队大部被迫转移到深山密林,利用青纱帐和深山老林开展游击战,发动群众对抗日本关东军的“三光”政策。

  有一次,在鹤岗煤矿附近集镇活动,日本关东军正张贴布告通缉他,调动部队四处搜捕,悬赏一万元要他的人头。地下党向他通报情况,他镇静表示:“不用怕,敌人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他有千军万马,我有地下长城。”

  第二天凌晨,他和战友们趁着朦胧雾气钻出铁丝网,胜利脱离包围圈。当时,敌强我弱,反讨伐战斗十分残酷,东北抗联原有三万多人,只剩下一千人左右。一些团、师、军长相继牺牲,血染疆场。敌人曾经押着战俘辨认哪个遗体是冯仲云。战士为了迷惑敌人,随意指一人说是冯仲云。敌人信以为真,将人头割下悬挂牌楼上炫耀战绩。

  其实,当时冯仲云正在森林里参加省委会议。会议选举他和金策、李兆麟三人组成新的常委会,确定金策任省委书记,他任宣传部长,李兆麟任组织部长。那是东北抗联部队最为艰苦卓绝、充满悲壮的岁月。敌人重兵讨伐,强迫群众并屯居住,切断抗日部队的联系。我军伤亡惨重,粮草弹药断绝,到处冰天雪地,大家以树叶作铺,围着篝火睡眠,常常挖树皮草根、猎杀野兽充饥。部队化整为零,分散作战,在漫漫森林里辗转穿行。冯仲云与李兆麟等战友偶尔相遇,第一句话往往是“你还活着呢”!

  1939年,“九一八事变”纪念日那天深夜,为了打通与党中央的联系,他和战友高禹民等越过边境进入苏联境内,寻求与共产国际中共代表团沟通情况。

  在异国他乡,他四天内奋笔疾书,挥泪写了三万多字悲情报告:“亲爱的中共中央负责同志:从1935年5月———1939年5月,整整四个年头了……北满党完全处在四外隔绝的状态,得不到任何直接的援助,没有得到上级组织的领导……但是值得中国人民嘉许和中国共产党足以自豪的,是我们在敌寇空前严重压迫之下,在巨艰万难的环境中,本着共产党员的真正革命精神,前仆后继,不怕牺牲,不怕流血地前进!一息尚存,誓死抗战,使我大中华民族史上呈现灿烂的光辉!”

  他直言不讳提出:“中央三四年来与东北党,尤其是北满党没有联系,使党内各种问题不能及时在政治上、组织上得到解决,使工作受到无限损失。这是错误的,我们认为中央某些同志应该负有责任。”他希望见到中央同志当面汇报,批准由苏联远东党部发起召集吉东、北满党领导人开联席会议,研究建立统一指挥和调整党的领导机关等问题。

  一个月后,共产国际的代表马海来看望他们,冯仲云再次提出上述要求,对方说正在请示中,他又要求给延安党中央发电报联系,马海将电文带走,以后杳无音信,始终未见到中央领导人。

  冯仲云焦急万分,直到1940年1月,他才和先后来苏联的周保中、赵尚志见面,共同商定在苏联伯力召开中共北满、吉东省委代表联席会议。会上冯仲云被选为三路军政委。

  不久,他们返回中国境内,向抗联部队传达伯力会议精神,继续在林海雪原深处浴血奋战。

  为了保存实力,积蓄干部,东北党组织决定将抗联一部分部队转移到苏联境内继续整训,冯仲云由此开始进入新的人生历程。

  与金日成结成生死之交

  1940年12月,冯仲云奉命参加在苏联伯力召开的东北党组织和抗联各路军干部会议。会后,冯仲云被吸收参加在苏联整训的东北抗日联军北野营的领导工作,冯仲云任政治部情报科长,实际是搞宣传教育。参训人员来自苏联、中国、朝鲜,着重培养抗日游击队的军政领导干部,故而又称国际旅或88旅。朝鲜的金日成也参加了这次整训。在这里冯仲云和金日成经常在一起聊天交谈,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金日成喜欢听他讲政治课,欣赏他知识渊博,富有才华。冯仲云去世后,金日成及其朝鲜的战友还都十分怀念他。

  1992年4月,冯仲云的夫人薛雯参加金日成主席80寿辰庆典。金日成主席亲切地接见并宴请薛雯一家。金日面主席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说:“虽然我第一次见到你,你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一样,在艰苦的抗日斗争中,仲云同志经常提到你。”在宴请时金主席用很多时间谈论了他与仲云的战斗友谊。特别谈到冯仲云对薛雯和儿女的思念,他开玩笑地说:“当时队伍里有好多女孩子,都想给他介绍一个,但他都拒绝了。他总说:‘我有个美丽的妻子,可爱的女儿,等到抗日胜利后,我们一定会团聚的。’后来听说你们离散12年后团聚了,我特别高兴。”金主席伸出了大拇指说:“仲云同志是好样的,是具有高尚情操的好同志。”

  

(《世纪风采》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